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初见教练

2018-09-15 05:19:55

动了学车的心思,今年终于下定决心报名了,学费一缴,等于是把帽子扔过了栅栏,不得不去驾校了。

白姐是比我提前报名的学员,在驾校找到她的时候,她正坐在一把木凳子上,手里抓着一个方向盘,口中念念有词:“一圈、半圈、回半圈、回一圈。”方向盘是从报废的车上卸下来的,上面还裹了一圈油渍麻乌的牛仔布,跟这个驾校一样有些破破烂烂的。正值三月的天气,风从围墙的铁栏杆吹进来,肆无忌惮地裹挟着几片枯枝败叶,在水泥练习场上撵着车屁股跑。看我噘了噘嘴,白姐说:“别看这所驾校小,小有小的优点,学车人少,上车机会多,你若到别的大驾校,恐怕半年才能排上车,你说呢?”我点点头,“好吧!”

白姐指着一个人对我说,那就是我们的于教练。我顺着白姐的手指看,一个略微有些躬腰的男人,正背着手踱着步,单从侧面看,皮肤就比别人深了一两个色号,据说,在驾校里,人群中最黑的一定是教练,看来是真的。

按照于教练的安排,我的第一步也是练习方向盘,这真是一件百无聊赖的事,好在是有凉亭。学员们都围在凉亭下休息,旁边蹲着一个正在嗑瓜子的男人,吐得到处都是瓜子皮。一排破沙发上坐了几个人,大多都在低头玩手机。我刚从方向盘边下来,一个短发女人就坐了上去,一上去才摆弄了几下,就假装气呼呼的样子拍打着方向盘冲着那个嗑瓜子的男人说:“转这个有什么用,没手感啊!”男人吐掉嘴里的瓜子皮说:“怎么会没有用,没用就不摆那了。”女的又笑着说:“我偏不练这个了,有本事你别让我上车啊!”

他们笑呵呵地聊着,我才知道,那个男的是皮卡车的教练,怪不得也那么黑,那几个坐沙发上的几乎都是他这期的学员,我刚想这个教练也不错哎,只在瞬间,教练腾地站起身,冲着皮卡车上的黄头发小伙子吼道:“哎,谁给你教的在这里打方向?脑仁子让狗吃了……”黄头发一声不吭,教练继续吼:“迟了!迟了!你到底长没长脑子,你理发人家叫你理毛寸你一推子理个光头还能补救吗?还不如个女人……”旁边的短发女人劝道:“别骂了,你没看越骂越出错啦!”

轮到我时,第一次坐在驾驶座上,真有点不知所措,我又重复告诉教练我是一点儿基础都没有,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于教练伸了个懒腰,语气也懒洋洋地,说:“先踩刹车,挂D档,松手刹。”我刚做完这些,车“忽”地向前冲了一下,把我闪了一下,后排的人“哎呦”了一声,我正纳闷是怎么回事,教练大喊:“叫你踩刹车,谁叫你踩油门了!”我一低头才明白,原来我右脚踩的是油门,我一直以为那是刹车呢!

接下来练习压速,配合挂档,我每挂一次档就得低头看一次,速度也稳不好,不是快了就是慢了,于教练坐在一旁脸开始沉下来,不时盯着前方喊:“慢点,踩稳,哎呀,你又刹车干啥!”语调明显呈逐步上升趋势,偷眼看去,脸像雷公一样,最后实在忍无可忍,他将车叫停,一甩胳膊,扭身下去了。我见他低头在不远处的沙地转了几下,眼睛在地面上瞅着,一弯腰,一截白花花的后脊梁露在太阳底下,跟手腕形成鲜明对比。于教练捡了一块石头,掂量了一下,捏了回来。我正疑惑呢,他让我下车,自己猫着腰趴进了方向盘底下,再一看,他把那块小石头塞在油门下了……然后扔下一句话:自己摸索着压速度吧!转身头也不回朝办公区走了。

瞅着那个油门下卡着的石头,我突然笑了起来!

作者简介:水禾,原名陈丽娟,1976年12月生,宁夏石嘴山人,区作协会员,中国国土资源作协会员,宁夏文学院第四期(散文)研究修班学员。自2001年起,陆续在《宁夏日报》《石嘴山日报》《朔方》《黄河文学》等报刊发表小说、散文。(水禾)

上海线槽板
赣州杨梅渡区商住房价
水晶瓷吊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