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别让“微权利”侵蚀群众利益

2018-12-09 08:10:22
别让“微权力”侵蚀群众利益 给第二个孩子上户口,被社区要求交3000元的保证金,还被告知“这3000元押金在你妻子上节育环后给退2000元,等她48岁没生育能力后再退剩下的1000元。

”这让陕西省洛南县四皓街南沟社区的王先生难以理解。

给二孩上户口要交保证金,这样的规定不仅王先生难以理解,估计任何人都难以理解和接受。

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这样的收费项目,居然是由一个社区私自“拍板决定”的。

南沟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某在接受采访时坦承,社区确切有向二胎父母收取3000元保证金的规定,之所以这样做,是为了杜绝二胎家庭再继续要孩子,如果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他就要被追责,“这个规定是社区开会同意了的。

”而且张某还称,自己曾口头给街道办主任焦某汇报过,征得过主任的同意。

根据我国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审批管理暂行办法,省以下国家机关、事业单位、代行政府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,申请设立一般收费项目,应当向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财政及价格主管部门提出书面申请,由省级财政、价格主管部门审批。

由此看来,南沟社区收取的保证金,明显是违法的乱收费项目。

而在这位南沟社区党支部书记口中,这笔钱却收得“理直气壮”——因为“社区开会同意”了,何况还向街道办主任汇报过。

我们不知道这位社区干部是真的无知,还是假装无知,但这3000元钱却已经实实在在交到了“社区”手里。

而且,或许还有若干个没被曝光的“3000元钱”正处于“待退状态”。

至于这笔钱在申请人“48岁没生育能力”前如何安置、用于何处,十几年后会不会真的全部退给申请人,也许只有这些收费者才会清楚。

很明显,3000元二孩上户口保证金是权利,更确切地说是“微权力”寻租的一种方式。

这与很多的基层公共服务部门“不给好处不办事”的思维如出一辙,属于变相卡要,都是一种腐败行动。

在权利的金字塔结构中,高层权力大、基层权利广。

社区干部虽然实权不大,但手中的“微权利”却是整个权力系统的毛细血管,遍布于社会肌体上。

社区干部身处基层,直接与辖区内的百姓接触。

正所谓“县官不如现管”,他们手中的“微权力”也就成为管辖对象必须畏敬的“官符”。

在自律意识崩溃和制约监督疲软的情势下,这些“微权力”就成为他们在管辖对象面前耀武扬威的本钱。

对于别有用心者而言,权力不在大小,只要手中有权力,经营好了就不会浪费,就能够产生必要的“租金”。

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巨贪固然令人痛恨,不过身旁那些寻租的“微权力”却实实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