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书店楼梯上的读书人

2018-11-07 06:27:14
书店楼梯上的读书人 这晚是零下几度。

三联书店1楼通往地下的楼梯上,还是坐着读书的人。

那楼梯已习惯了半是供人上下,半是供人坐读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

对于读书人,座不在好,有书则行。

这夜降温,三联书店楼梯上的读书人略显空落,地下一层书店更是略显辽阔。

大冷的天,爱书爱到有点二的,才会二二地来朝圣,有书就有圣。

我只是随我先生来的,进了书店他便像中了定身法,再走不出去。

我恨不能在一行行书架间,张贴寻人启事。

忽见一堆羽绒服扔在书柜前的地上,再一看,是一个裹在羽绒服里的女孩,头上还戴着两顶帽子,绒线的和皮毛的,只露出眼睛、鼻子。

书本摊在膝盖上,她弯腰埋头扎进那不尽的文字。

书店里暖气很足,她竟是浑然不知,还当是在户外那样捂得死死。

一个人,若心有所归,便超然物外,如入无人之境,譬如这个归于书本的女孩。

还譬如我正在寻觅的先生。

其实他刚在网上享受购书之乐,可还是不能不来书店寻宝。

我不知他又穿越到哪个时空,只能一行行书架地捋。

学术书本来就比较冷清,冬夜里更如白头宫女鲜有人问津。

隐隐只闻空调的声音。

我几乎觉得再不会有人了,偌大一个厅,我已走到了天涯海角。

突然,在中国断代史的书架下看见了他,好像硕大的冰箱贴,贴在书架前,稳稳地不动。

他的背后,是考古学,是文字学,他的身边,是一个小推车的书,就像超市里常见的买菜车。

我感觉这狭窄的书道,给他站出一个开阔的天地。

终究拉了一车书,从断代中走出,然而走走停停走走停。

前不久我和他走进他的小友Z君家,在森林般的书架间停停走走。

那屋里,是顶天立地的26个铁皮书架,Z君定做的,最省钱又最承重的,唐宋元明清地盘踞上来,都能撑住历朝历代。

他本人便如书店大堂里的电子查寻器,而且是声控的,我问什么他都能答上来。

我在书架间侧身走着,可惜自己不会芭蕾的足尖碎步,在这里最好立起足尖,碎步行。

一行行书看久了,又觉得好像一个猛子扎进海底,时间长了有点呼吸困难。

地上也全是书箱,空气怕是有限了。

但是于他,书就是空气,就是食物。

我们给他带去一盒丹麦饼干,他笑:这可以解决几顿早餐了。

后来他在电话里说及,那饼干是作成各种图案的,他一会儿吃吃这种图案,一会儿吃吃那种图案,听那叙述,小孩儿般快活呢。

Z君那屋,书架之外只留下两小方天地。

一是小电脑桌。

桌和墙之间,立着一个单人的铁床架,正好与桌差不多宽,乍一看桌的上方有一个铁窗,一个打不开的窗,只供观赏。

床架上夹着一个灯,好一番桌前有窗,窗前有灯的书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