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屠夫的号子

2018-09-16 04:41:23

孙可富手持一根木条来回击打着地面,他走街串巷,嘴里喊着赶猪的号子,啰啰啰……

井村有个孙半仙,半仙单眼窥世,一目了然。据半仙本人说,曾有一条神龙从他房内飞过,那会他正在睡觉,龙身上的一片龙鳞掉下来,恰巧砸在了他的左眼。从此这只眼就看不见东西了,但他从不称之为失明。因为他右眼能看到的其他人也能看到,而左眼看到的便无人知晓了。也就是说,一阴一阳,阳的遍览事件百事,阴的尽窥地府传奇。牛头马面是他友,黑白无常是他亲,闲来无事喝杯酒。人们每每见他摆酒自酌,且振振有词,嬉笑怒骂,无常反复。他时不时冲着空气打招呼,吓得人们撒腿就跑,以为无常就在自己身后。真是万般有幸,阎罗王竟也同他交情颇深,他时常将自己的鬼言鬼语整理成文,交与阎罗王品阅。阎罗王对他颇为赏识,便赐生死薄复本给他,千叮万嘱不可为外人道也。每与人交谈,半仙便有意无意的把自己藏有生死薄这件事透露给大家。他说你的死期何时至本人心里最清楚。这样一来,众人但有个悲生厌世的,就会盘问半仙是否自己死期将至。半仙闭起右眼道,你本活不过后天,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,我今晚去下阎王爷那里,让他通融一下便是。此人听完吓出一身冷汗问道,是不是得捎带点什么啊?半仙说,废话!此乃人之常情。

村里人盖房看风水,生娃起乳名,结婚测八字,统统都来找半仙。

村里有个屠夫,名叫孙可富,先前以卖菜为生,家境贫苦,后来杀猪卖肉发了大财,这还得多亏了半仙的点化。

一日,孙可富找到半仙,说他最近总看不清东西,找钱的时候把五十当十块给人家,锄地的时候,还把麦苗当青草给锄了。孩他妈指着他头皮就骂,说他是鬼迷了心窍,妖惑了眼睛,让他来找半仙驱驱邪。半仙瞅了可富半天,猛地给了他一巴掌,破口大骂起来。他怒道,好你个油炸不死的鬼,三番五次的匡人钱财,多亏了大爷我替你求情,才饶你个不死,你不在地府好好改造,偏又逃出来祸害生灵,既然你屡教不改,休怪我手下不留情。孙可富看半仙冲自己吹胡子瞪眼,吓得脸色苍白,虚汗直冒。半仙说,你这是被鬼魂附了身,刚才这鬼让我骂打一顿吓跑了。不过只要你一走他还会回来附上你的身体。我告诉你,他最怕血,你回去准备一盆猪血,每隔三五分钟便看一次,一次七七四十九秒,这鬼就会被吓跑的。孙可富长吁一口气,伸手抹去额头的汗珠,大彻大悟一般。

孙可富回去后,到集市上买来一盆猪血摆到床前,照吩咐三五分钟看一次,一次七七四十九秒。就这样几天过去了,可眼睛依然模糊,竟至于盯着隔壁二婶的红内裤发愣,被孩他妈海骂一顿。

可富又找到半仙说方法并未奏效。半仙思忖半天,他是真没了办法,就像帮你开锁的人,找不到合适的办法,只好扔给你一把铁锤。半仙索性怒责可富,他说,你得用热乎乎的新鲜猪血。待你将猪血端回家不早早凉了吗?最好就近取材,用自家的猪最好。

可富回到家里,犹豫半天,跑去买来一把杀猪刀,回家把猪绑了。孩他妈死活不让,拼命制止。可富怒目圆睁道,俺是被鬼魂附了体,今天不是猪死就是俺亡!你要猪还是要俺?孩他妈当然不会要猪,哭着跑回屋里。可富学者他所见到的屠夫的样子,捡一根够粗的木棍,对着猪头比划了几下,紧闭双眼砸了下去。猪被砸的半昏不死,惨叫不已。可富慌慌张张的又补一棍,那猪顿时翻了白眼,昏厥过去。孙可富拿着杀猪刀的手颤抖不已,哆哆嗦嗦的把刀刺进了猪的喉咙。刀子刺得不够彻底,昏死的猪复又苏醒,鱼一样上下翻腾起来,吓得可富连连后退,好一会猪才安稳下来。可富走向前去,用刀割断了绑在猪腿上的绳子,绳子刚一割断猪腾的爬了下来,吊着脑袋满院子乱窜。可富跟在后面穷追不舍,直到那猪愣头愣脑的撞到树上,躺下不动了。可富赶紧找来一盆,塞到猪头下面接猪血。接完猪血二话没说,抱起盆子,放到眼前瞪了七七四十九秒。

可富带着猪肉到集市上卖,买的人还真不少,不过一天就卖了个精光,比卖菜赚钱来得容易多了。孙可富尝到了甜头,便下定决心改行杀猪。买卖越做越大,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杀三四头猪。日子越过越好,可富神采飞扬,奇怪的是,他的眼睛果真好了,不禁感叹半仙神通广大,年年登门拜谢。

村里有个寡妇,整日整夜的盼着和人再续佳缘。她看孙可富在半仙的指点下发了家,便生出了向半仙求得姻缘的念头。于是便设好酒宴,把半仙请到了自己家中。半仙对她垂涎已久,对她的邀请喜出望外。他坐在寡妇对面,直勾勾的眼珠子,看不尽上下风流。寡妇心知肚明,独看不上他那一只窥阴的眼,不过眼下只能将就用它一下了。

半仙右眼作半眯状说,婶婶有事直说吧。寡妇道,吆……瞧你尖嘴撩舌的,俺比你大不了几岁里,倒叫起婶婶来了,糁的俺浑身直痒痒。半仙咂酒又道,要论辈分俺还真得叫你一声婶婶呢。半仙斜眼看着夕阳残照下的寡妇的床,暖洋洋黄通通的,不禁联想到寡妇躺在床上慵懒的媚态。寡妇整一下胸前的衣襟道,据说那个孙可富发了财,可多亏了你啊。半仙把视线收回说,嗨,还不都是造化,注定了的事情,俺只不过指点他一下,让他少走点弯路罢了。半仙说时眼睛瞅着寡妇直挺挺的胸部,心里直冒火。寡妇帮半仙斟满酒作可怜状说,家里男人早早死了,俺便没了依靠,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,谁走到俺家门前都远远绕开了,门前冷清,指不定哪天就长满荒草了,至今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,这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……说着寡妇便哭了起来。半仙见此,站起身来转到她身前说,你这说的什么话呀,俺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婶婶,只不过婶婶不待见俺罢了,所以一直不敢登门拜访,既然婶婶如此说,俺时常来陪婶婶说说话便是。寡妇抽动着肩膀说,谁不待见你了,只要你想来来便是了。半仙暗自窃喜,伸手摸到寡妇的肩膀作抚慰状。

自此以后,半仙便时常出入于寡妇家中。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也终于尝到了甜头。

孙可富在山上盖起一个养猪场,请来人帮自己圈养,就连杀猪也请来了帮手。钱赚多了不免有人眼红起来,最近一直有人散布谣言说,吃了孙可富家的猪肉会掉头发。谣言传来传去,花样越来越多,最恐怖的一条还是,吃了孙可富家的猪肉会永世不得超生。谣言这么传来传去,孙可富的生意自然会受影响。可富看着仓库里越积越多的猪肉,决定再去找下半仙。他来到半仙家里,发现半仙正在捣鼓自己的左眼。半仙把一个类似眼珠子的玻璃球,放到水里涮了涮,将其塞进了空荡荡的左眼眶里。他眨巴了一下左眼的眼皮,问可富找他何事。可富如此这般,把事情向半仙叙述了一番。半仙说,肯定是有什么鬼怪在作祟,他们躲在犄角旮旯里使坏,这样吧,你回去往你猪圈的角落里泼猪血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可以了。可富如获至宝,回家照做了。

猪圈里恶臭熏天,到处是黑乎乎的猪血,苍蝇们高奏凯歌,其乐融融。还没到七七四十九天,没有可富的命令谁都不敢动那些猪血。

一天早上,山上养猪场的人跑来说,圈里的猪统统死掉了。孙可富跑到猪圈一看,满圈的猪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差点驾鹤西去。

孙可富倾家荡产了,他饭也不吃,水也不喝,整日整夜的在村子里瞎逛,手里拿着一根木条,嘴里喊着赶猪的号子,啰啰啰……

他走呀走呀,来到一个干了的水塘边,他看见水塘边的草丛里藏着两个人,他走过去发现原来是半仙和寡妇正躲在那里卿卿我我呢。可富用木条戳了戳她们说,啰啰啰……

板式换热器
杭州自营进出口
上东汇图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